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继承父亲的遗产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7-11-02

我的父亲张树清是开发伊春林区第一代的老工人,生前曾为林区的发展建设贡献过力量。在父亲节到来之际,他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我的眼前。父亲去世后,虽然没有给子女留下太多的物资遗产,但是留给我们更多的则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和教诲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道理。虽然时间久远,但是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受益匪浅。今天,笔者借着《林城晚报》的平台,想把对父辈留给我们政治遗产的一点感悟,献给普天下的父亲们!

一是父亲的骨气。父亲出生在20世纪初,家境贫寒,生活窘迫。十岁没了母亲,我爷爷带着他和年幼的叔叔在山东老家相依为命。后来父子三人逃荒到了吉林省吉林市,父亲在日本人开办的火柴厂当劳务工。艰苦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倔强、正直的性格。一次因不满工头的虐待,十几岁的父亲动手打了日本人后,逃离了火柴厂,来到桦甸县。在师傅的教授下,学会了拉大锯,靠着自己的辛勤劳动挣来的干净钱维持生存。后来,每当父亲给我们讲起这段经历时,他说,我就是不当日本侵略者的奴才!言语之间,透露着中国人骨气的自豪感。

二是父亲的忠诚。父亲没念过书。解放后,通过在速成班的夜校里认识了一些常用汉字,并能会写自己的名字。贫穷的人生经历和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对比,让他发自内心对党忠诚和对社会主义国家有着强烈的热爱。10岁那年,我顺便翻阅了他读的书籍。看到的竟是《毛泽东选集》和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些重要段落还用红笔划上记号。我就好奇地去问林场的李书记:我爸爸是不是共产党员?当听到李书记说,你父亲早已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了,并且在平时的工作中,能够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作用时,对他的敬仰之心油然而生。到了晚年,我看到年近八旬的父亲,步履蹒跚地来到他所在的党小组交上自己的党费时,就和他开玩笑地说:“等您将来见到毛主席时,他一定夸您是我党的好党员啊!”听了我的话,父亲自豪地笑了!

三是父亲的勤劳。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林业局林场所没有电锯设备,生产生活用的板方材全由大锯工人来完成。父亲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在单位是出了名的。曾十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多次出席伊春市和翠峦区的劳模大会,光各种荣誉证书就有一大摞。父亲和叔叔一道锯,他拉上锯,叔叔拉下锯,一年四季地工作着。要知道,拉大锯这个活儿,是既用脑力,更用体力,你不用气力,大锯是不往前走啊!1975年夏天,我从部队回来探家时,想体会一下他们工作的滋味。于是我接替叔叔当下锯,和父亲拉起大锯来。拉了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手臂酸痛。嗨,他们老哥俩几十年如一日地就是这样干的呀,而我年轻轻的小伙子,拉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败下阵来,还不如年近6旬的老父亲!从中让我体会到了他们工作的艰辛!

四是父亲的担当。父母一共养育了我们姐弟七个,母亲没有工作,全家9口人的生活全由父亲承担。为了把我们培养成人,他起早贪黑,顶星披月,像一头不知疲倦的老牛,为这个家奉献着。冬天,我们姐弟还没起床,他已经走在上工的路上了。晚上,我们入睡后,他才迈着疲倦的步伐走进家门。那时,虽然林业局的大锯工人挣得工资比较高,但是放在我们9口之家,就显得杯水车薪了。父亲主外,母亲主内,精打细算,省吃俭用,他们为这个家庭担当奉献。母亲以柔弱的身躯,开荒种地,保证了全家人吃菜自给自足;父亲在外从不乱花一分钱,挣的工资全部上缴。夫妻俩同心同德,艰苦奋斗,硬是供我们兄弟姐妹们上了初中、高中,参加了工作,成家立业,娶妻生子……然而当我们过上了幸福生活时,他和母亲都老了!疾病缠身,医治无效,先后于1991年冬天和1992年春天,相继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们眷恋的家庭!

写到这里,刘和刚演唱的《父亲》歌词又在我的耳边响起:“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是啊,敬爱的老父亲,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老爸,您在天堂里听见了没有?

1990年,父亲去世前一年在伊春市北山公园留念

作者系时任伊春市档案局副局长张守城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