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黑土风情
宁古塔满族农家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0-07-23

编筐编篓

五六十年前,我常去农村外祖父家。外祖父是满人梅赫勒氏,辛亥革命后改汉姓梅,世代生活在宁古塔,他家的亲戚付、吴、关、宁等也都是满族人。当年在那里看到舅舅、表哥们编的篮子、筐子、篓子等,种类多、样式多,实用、精巧,今天想来仍然令人赞叹不已。

东北,特别是黑龙江与吉林两省东部广大地区的古代先民,早从三四千年的肃慎人到八九百年前起始的女真人,用树皮用树木枝条编织盛装物品的篮筐等用具。清 代的编织业之盛,其技巧水平之高,与中原、南方农村相比,同样源远流长,并不逊色。1963年,在镜泊湖南端鹦歌岭原始人遗址出土的文物中,就有一件桦树 皮器皿;1962年在宁安市东京城镇郊出土的两千年前挹娄人文物中,用树皮制作的箭囊令人瞩目,此物至今仍是东北古代文物中唯一的。后来的勿吉人、靺鞨人时期的编织物遗存更多。为什么东北先民早从三四千年前就如此重视用树皮、树木枝条编织器具呢?这和他们的生存条件与生活、生产密切相关。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三四千年间,东北的先民就是以采集、渔猎为主要生产活动的,编织盛装采撷、渔猎物品的器具也就成为必不可少的事情。清代中期开始,东北平原上的满人已以农耕为主,但采集野菜、野果也是家家都必须从事的劳动。宁古塔地区雨量充沛,气温适宜,植物生长繁茂,平川地野菜丰富, 山林里山菜品种无数。在以渔猎物为主要食品的时代,野菜、山菜是不可缺少的菜蔬。而且,许多野菜山菜同时又是药材。采撷数量大、路途较远时,必须要有盛装器具。尤其是为了不影响采撷,用树皮编的背筐便应运而生。采撷时背筐在双肩上,空出双手边采边往筐里扔,边采边向前,筐满了,站起来行走,负重减轻,十分 省力方便。

养猪、养牛羊是宁古塔满人农家的传统。为省粮食,采野菜打“猪食”、割青草是农家妇女、儿童的活计。路近时,可以胳膊挎篮子、手提筐。路远,为了多采些“猪食”、青草,就必须背筐了。秋天庄稼成熟之前是东北有名的“小秋收”季节,进山采蘑菇、榛子、山葡萄、山里红、山核桃等 山果、浆果,以及黄芪、刺五加、三七等药材,常常是人人背筐提篮大队人马行动。采挖这些山货时离不开背筐与提篮,盛装和运送下山背筐更是必不可少的。编织对打鱼对渔民也很重要。平常打鱼,装鱼的器具过去不是铁桶,而是用柳树、榆树等枝条编的鱼篓子。用枝条编织的鱼篓子,不仅有新打上来的鱼装进去渗水快的优 点,也有作背筐背起来方便、走路轻快的好处。如果没带鱼篓打鱼,也可用柳条儿穿鱼鳃把鱼穿起来,携带方便。几十年前鱼贩子卖鱼,为了方便顾客买鱼,常常备一把柳条儿。一些江河中的鱼亮子下面,也是用柳树条、榆树枝编成网状用来拢鱼,不让鱼跑掉……

至于编织材料,宁古塔山多水多,树木遍地,资源丰富,可以就地取材。树皮表面粗糙,编不密实又易脏,后来很少用了。柳树、榆树、椴树、紫穗槐等树的枝条、柳毛条子、荆条、扫条等都可使用,处处都有,随手可采,不需花钱买。

生活和生产活动,促使宁古塔先民创造了筐、篮、篓等编织用具。即或后来铁器普遍应用于生产、生活,筐篮篓仍然是宁古塔满族农家必备的用具,每家每户几口 人就有几个筐子篮子。不仅如此,宁古塔满人的编织业在清代有了很大的发展——筐篮之类应用范围更广了,需求量大增,种类更多了,编织得更精巧了。甚至出现 了专门的能手工匠,农村的编织能手们常常把编织的筐篮拿到集市上卖,编织业成了手工业中独立的行业之一。后来许多乡镇相继出现编织作坊,开门市卖编织物。如此一来,编织更讲究适用,样式品种也更多了。以筐为例,最初的筐,有手提的、有背筐,自然有大小不同的筐。后来不仅有大有小,更有了圆的、方的、扁的,样式也越来越美观,而且用处也更多了。如编得精巧的干粮筐,装熟食可防苍蝇、蟑螂污染,可吊起来防备猫狗偷吃,可通风保鲜食品。由于是用来装食物的,不仅 筐口要小些,使用编筐的扫条要劈开,粉红的杆儿冲外,白芯冲里;柳条儿、椴木条要去皮露白,显得洁净美观。还有给在地里干活人送晌午饭的大筐。这样的饭筐也不同于背筐,是大型圆扁筐,不收口的,有可手提、挂扁担钩的大提手,便于挑着走,便于移动。筐的样式后来越来越多,样式也越来越美观,统称为花筐。有的小筐用来装珍贵物品,外边画画儿,非常小巧精细,可做工艺品出售。篮子不同于筐的主要之点是口敞得大、扁形、提手高,便于倒出篮里的东西。篮子是用手提 的,用胳膊挎的,扁担挑的。不能背,因为敞口东西易掉出来。篮子自然也有大小之分,也可编得精致些、美观些。大些的如土篮子,因为是要在劳动生产时装重物倒卸,所以要用较粗的榆树、柞树等枝条编。

宁古塔满族农家的编织品,随着生产生活的需要,品种不断增多。清代中期,粮食生产已遍布宁古 塔地区。土地肥美、粮食产量日增,有了余粮,酿酒兴起。用什么盛酒?陶罐、坛子自然是首选。但陶器需要烧制,要花钱买。陶器还易碎,不易搬动。于是,编织能手们试着编口小肚子大的篓子。每一圈枝条都要压得紧紧的,不留一点缝隙,在内壁用胶粘上一层油浸过的绵纸,即后来造伞用的油纸,使之不漏酒。清末民国初 年榨油业初兴,为了盛油,又照着酒篓子编油篓子,二者大同小异,也获成功。据说用篓子装酒装油,时间长了不变味,易存放。宁古塔满人农家都有笸箩,也是用柳树、椴树条子和扫条编的,底和帮编得很密实。最大的直径在1.5米,小的在0.5米左右,完全是敞口的,有的口边是用薄椴木片柳木片夹起来的。大的用处很多,晾晒要上磨、上碾子粉碎的粮食,挑拣晾晒的蘑菇、木耳、药材;拉磨推碾子更是离不了,磨上、碾子上粉碎的米面,用大笸箩收拾,一点也掉不了,比什么 用具都好使。而小型的笸箩也是家家必需的。装针线、布头布脑的,叫做针线笸箩。宁古塔满族老年人有抽()黄叶烟的习俗,小笸箩用来放揉碎的烟叶,叫作烟 笸箩。还有家家都必有必备的簸箕,用处更大。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