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黑土风情
脚蹬子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0-07-23

多少年过去了,至今,我仍时常想起童年时代在冬天享受的冰雪乐趣:打冰陀螺,雪爬犁……虽然都是在雪上滑,但地方和地方之间又各有不同。

在我8岁的那年冬天,我去过吉林的大姨妈家,看到她们那的雪爬犁很小,只容得下两只脚,人蹲在上面,双手拄着两根带铁钉的木棒向前滑。我一上去就跌倒。这是因为我们家这边的雪爬犁大,上半身趴在上面都容得下,而且我们一般都是坐着打(打就是滑的意思)。但这样爬犁一般会打转,所以有时我们还采用趴着的姿势:向前推着爬犁猛跑几步,给它加速,然后就势趴到爬犁上,双脚离地抬起,爬犁便向着坡下方冲去。想让它向左拐就用左脚尖刮地,反之用右脚尖。这个办法基本可以控制住方向,使爬犁滑的更远。有时还可以携带一个小伙伴儿:让他横着趴在爬犁上,这样两个人同时得到快乐,不过经验不足者容易抢着脸。

冬天是男孩子们的世界,很少有女孩子出来玩儿。男孩子就是好动喜欢冒险。在我们玩的游戏当中,要说冒险刺激,男孩子最喜欢的,那就是打脚蹬子。

要问是谁发明的它?我也不知道,也许是集体的智慧。反正从我记事起,每年冬天都见有许多男孩子制作它,绑在棉鞋上,滑起来有飞一样的感觉。据我看,它有点类似滑雪板,就叫它土滑雪板吧。

滑雪这项运动刺激惊险,有时还会出现意外。

不过我们的滑雪没有那样危险,再说,大人也不允许我们到危险的坡段上去滑。

我从上二年级的时候起,也开始加入到滑雪的行列。首先要自制脚蹬子:先截两块1.5厘米厚的木板,与鞋底一般宽,一般长,将前端加工成斜面,以减小阻力。再在底面平行安上两道8号线的铁丝,将铁丝的两头弯上来匝在木板上,滑雪板就做好了。将绳穿在两头的铁丝里,好往鞋上绑。

我家后面 的一条街上有一段五六十米长的陡坡,孩子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相中了这个地方,反正从我记事起,每到冬天,这里就成了滑雪场,我们第四生产队的男孩子都到这里来玩,这里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踮着脚一步一滑地从底下走到坡顶。向后退一退,猛跑几步,有点滑冰运动员起跑的架势,然后双脚一前一后并成一条直线,保持着这个姿势,飞速地从坡上滑下来,张开双臂掌握平衡。滑到了坡底下,再爬上坡来。

初学乍练会摔许多跤,那是自然的,可是不摔跤也就学不会。那时的冬天很冷,大家都是棉衣、棉帽、棉手套全副武装,这对人还是有一定的保护作用的。

初学乍练者小心翼翼,有时一个不留神,脚向前一滑,就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直哎呀,还有的会掉眼泪。大人们常用“屁股摔两瓣了”这句话来形容我们的感受。就连滑的熟练的老手也有摔倒的时候。正因为滑的好,速度快,一旦摔倒,往往会被摔出去老远,老半天爬不起来。我们的这副惨象往往引来大人们的驻足观看,有时叫好,有时又哈哈大笑。跤天天摔,我们还是天天去滑。每当下午放学,小伙伴们就开始嚷嚷着去打脚蹬子,于是这里就出现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要是赶在星期天更是格外热闹。

日久天长,这段坡道被我们的脚蹬子磨得又光又滑,大人们挑水都得靠边慢走。于是,他们对我们有了意见:有人 在门口撒上灰,有的在路面上横着铲了一道沟。但,这都无法阻止我们对滑雪的热情,我们把灰扫开,再扬上雪,把沟垫平继续滑。虽然这几家的大人有意见,但他们家的孩子也跟着我们滑。最后大人们只得让步,而且,路两边有些障碍物对我们有危险,大人们都会主动去挪开。

一批老队员离开了,又会有一批新队员加入,这里依旧热闹非凡。到我的儿子上小学时,我也曾给他做过脚蹬子。

随着生活的改善,当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时,冬天很少有孩子再到户外活动了,往常的热闹情景早已无影无踪,现在的孩子已经不知道脚蹬子是什么了!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