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龙江史话>> 史海钩沉
网络上的日本“秋田县档案馆”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08-03-14

于庆东

(黑龙江省档案馆 150001)

文章摘要:本文依据网上情报介绍了日本“秋田县档案馆”的基本情况,稍加评论;指出日本档案馆回避“二战”历史主题,乃是日本政界曲意迎合右翼的结果。

关键词:日本档案馆 秋田县 网页评论 二战主题

前言:

在众多的日本档案馆网站中,秋田县档案馆的网页,无论从框架结构,还是链接内容来看,反映了日本地方档案馆普遍存在的一些运作特点,因而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和典型性。本文仅据网上获取的情报,对日本秋田县档案馆网页加以介绍和评论,希望有助于我们对日本档案馆及其网络化建设的了解与借鉴。

1. 主页与链接。秋田县档案馆主页分作三个区域:即标题区链接目录区、主楼外景区

标题区位于主页窗口的“天头”与“地角”,由上标题与下标题两部分构成。上标题设置的是馆标,为日本汉字行书“秋田县公文書舘”。下附英文:“欢迎光临秋田县档案馆”。下标题设在主页底线以下,分上、中、下三行排列。上行仍是馆标;中行标示通信地址;下行是版权声明:“版权2000 秋田县档案馆 版权所有”。

主楼外景区位于主页正中,载有该馆标志性建筑物—主楼门厅外景的彩色照片,背景为蓝天白云。影像纵横比13:9。

链接目录区位于外景区两侧,各列有三条目录链接。左侧三条链接分别是:档案馆概要;馆藏介绍;美丽的秋田。右侧三条链接是:提供利用业务;对外宣传;出版物介绍。全部6条目录总共含18项子链接,引出第二层网页及馆外链接。

2. 档案馆的职能与业务。依据《日本档案馆法》、《秋田县档案馆条例》以及《秋田县行政组织规则》三个法律文件,秋田县档案馆于平成5年11月2日建成开馆。其具体职能与业务设置如下。

2.1 档案的接收、整理与保存。主要对象是明治4年撤藩置县以降,留存下来的本县公共文件和资料;县属各机构产生的现行文件,已过文书保管期限的部分。除载有个人隐私的案卷外,一般实行分期开放,以利于社会利用。对于接收进馆的现行档案,则根据本县行政立案的需要,及时提供给民众查阅和利用。

采用卷盒保存内容重要的案卷,卷盒大小刚好能容纳一标准卷册,用中性纸制成,以防盒内案卷老化。这部分案卷最终都要被拍摄成缩微影像,作永久保存;

纪录本县行政历史的电影片,则被复制成视频光盘,便于长久保存和利用。县档案馆还藏有5万件古代地方藩政史料。过去,这些史料分别被存放在县图书馆和县政府的地下室。档案馆接收过来后,对这部分档案进行了系统的整理。为使珍贵史料得以永继利用,档案馆选出已遭虫蛀和劣化变脆的张页,进行修补和加固;所有古代历史档案都将被顺次拍摄在缩微胶片上,编制完成的复制件目录,一律放在阅览室,供人开架查阅;对于馆藏中的图纸、书画类藏品,则为其制作了复制件,而原件则被存放于用中性纸制作的图筒中。

2.2 档案的利用与宣传。在档案馆阅览室,档案的缩微复制件及其检索目录,实行开架阅览。为了让社会理解保护和利用档案的重要性,档案馆每年都举办《古代历史档案讲座》一类的宣传活动,同时还编辑发行了《馆情介绍》、《馆藏目录》、学术论文集—《研究纪要》、《档案馆通报》等公开出版物。

2.3 史料搜集。有关秋田县的史料,除已藏入县档案馆的外,还有相当大的部分流散于县内外各地。搜集散存史料,关注它们的保存现状,同样也是档案馆的责任,目前搜集到的史料 多半是史料的缩微复制件。

3. 档案馆空间布局

3.1 档案阅览室。供来馆利用者查阅馆藏,共占地210 平方米(使用面积)。设有6桌24 座席,其中2桌8席辟为检索专用席;环立四周的书橱中,存放了7000余册档案复制件及其目录;室内设置有缩微阅读复印机3台。

3.2 特别阅览室。占用两个房间,每室设2桌13座席,附设照相翻拍架各一套,专门供利用者翻拍馆藏、阅览大幅面图纸之用。

3.3 放像厅。占据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大房间设9座席;小房间设6座席。每室正面张挂银幕一面,配有激光放像机、投影仪、幻灯机等影像放映设备,供利用者阅览馆藏中的音像档案。

3.4 珍藏档案库。占地235平方米,档案排架480延长米,由6层99组钢制档案架构成;图纸排架110延长米,由5层长度22米靠墙悬架组成;库内全封闭空调,24小时运行。空调指数,温度22℃±0.5℃;湿度55%±5%;屋顶装有感烟型自动灭火系统;库内照明用日光灯的管壁均涂有吸收紫外线的涂料。

3.5 普通档案库房。占地1234平方米,馆藏排架长度9100延长米,使用7层组合式钢架;库内空调指数,温度22℃±1℃;湿度55%±10%。县政府和地方各机关产生的文件,在原单位保存一年以后,全部收入该库保存,缩微复制件和影片档案也由该库保管。

3.6 特别展览室。占地116平方米,设有壁挂式与可移动卧式展台。展台采用密闭式空调,确保恒温恒湿。其性能已获日本文化厅及“东京国立文化财研究所”认可,准予展览国宝级档案文献。目前,与县图书馆共用该室。

3.7 多用途会议室。占地179,6平方米,最多可容纳100名听众,每年的《历史档案讲座》和《市镇史料保存机关联络会议》都在这里举行,亦属与县图书馆公用设施。

4. 现代馆藏概要

4.1 秋田县府档案(战前)。包括明治4年到明治20年之间,本县留存的官方文书,总共13490件,目前已开放11564件。内容涉及:林业(国有林台帐、林业组合设立文件);户籍、兵役(户籍和征兵登记簿);郡行政(郡会议纪录、郡参事会议记录);寺社管理(神社明细帐、寺院台帐);教育(学务与军事训练文件);土地与建筑(地理、土地管理、建筑文书)。

4.2 秋田县府档案(战后)。自昭和20年以来形成的文件,保存期限分定期保与永久两类。定期保存分2、5、10年三种;永久保存期限定为11年以上。

4.3 资料类。行政资料:包括官报、国会纪录、秋田县公报、县政电影记录片、官方印刷品等。其中,秋田县公报和县政记录片已对外开放(复制件);其它资料还有秋田县历史图书资料、山林原野调查报告、 “八郎瀉干拓”工程技术资料、 “县劳”会议文件等。其中,“八郎”资料已开放。

4.4 县图书馆旧藏史料。文库类计有 :佐竹平田等12家。均系秋田县古今名人大家遗留的图书、日记、家政文书等。文书类计有:石井忠等13家。都是以私家文书为主的地方名家收藏。除此之外的私家馆藏,因个案入藏量小,不得已混排存放。

4.5 重点馆藏介绍。

4.5.1 《秋田县布告合订本》:编入明治6年到22年间,秋田县颁布的布告,是考察明治年当地县政的基本材料。平成8年,县图书馆收藏的三井氏本是复制件;

4.5.2 《秋田县报》与《秋田县公报》:《秋田县报》始刊于明治22年,明治25年更名为《秋田县公报》,是考察本县行政史的基础材料。现有缩微复制件供人阅览(明治22~32年的部分),明治33年以后部分,可到县图书馆查阅到原件;

4.5.3 《秋田县议会会议纪录》:原件现藏县议会事务局,档案馆仅藏有部分复制件。包括平成9年、明治12~20年间的各册。内容涉及例行会议、临时会议、议案、议事纪录、决议纪录等,是研究战前明治到昭和年间该县历史的重要材料;

4.5.4 《秋田县史料》:是明治年间县政府组织编撰的稿本,原件现藏日本国家档案馆,该馆收藏的是副本,平成7年制作完成复制件。《史料》详细记录了该县从明治4年到16年间的施政大事、人事更迭等县情。明治8年编成的《秋田县史稿》辟有县治、拓地、劝农、刑赏、赈粮、典祭、户口、学校、病院、种痘处、驿道、警保、忠孝节义、骚扰时变等条目;

4.5.5 《郡役所文书》:明治11年到大正11年,为对村镇行政实行有效监督、指导,由郡役所形成的文件。其中包括郡会议纪录,从中可以了解到郡役所的行政运作;

4.5.6 《文部省日志》:是明治5~6年、11~15年间,日本文部省下发的往来文件汇编。其中有各地呈报的请示、报告,也有文部省发出的指令和批复,是考察明治初期日本教育的珍贵史料。全部共192件,已藏入其中的179件, 平成9年制成复制件;

4.5.7 《秋田县劝业年报》和《秋田县劝业月报》:明治10年,日本实行新的农业报告制度,县农业局将其中的年报、月报和临时报告汇编成册,留存下来。内容涉及农事报告、气温变化和物价变动的统计等。现藏有年报23件(明治11~35年),平成8年制成复制件。藏有月报40件(明治13~16年),平成10年制成复制件;

4.5.8 《士族卒明细短册》和《卒家谱》:《士族卒明细短册》成于明治6年,记录了当地具有“卒”族身份者的姓名与谱系等情况(注:“卒”是日本旧时的一个封建食禄阶层)。

4.5.9 《县政电影记录片》:电影记录片《县政消息》,昭和30年开始拍摄。作为该县标志性影片,出借给县内各村镇、公民馆、学校(每盘10分)。昭和54年以后,每年拍摄一部影片,名为《县政一年》(每盘30分),影片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风俗民情与社会变迁。除此之外,还藏有《发展中的秋田》等4部同类影片。近年将影片拷贝成视频版,利用者已能用放像设备查阅这些影片;

4.5.10 《八郎瀉干拓工程资料》:包括所产生的调查纪录、报告、图纸、工程照片等5239件,是考察“八郎”工程必不可少的材料。平成5年,日本农林省东北农政局委托该馆收藏。

5. 古代馆藏概要

5.1 《国典类抄》。根据首代秋田藩主佐竹义宣到第八代藩主佐竹义敦留下的统治记录编撰而成,九代藩主文化2年(1811年)完成,分“吉”、“凶”、“军”、“宾”、“嘉”、“杂”六部分,是研究秋田藩政史最基本的材料。现存471册,县图书馆将其分19册翻印出版,对外发行。平成7年,被指定为秋田“有形文化遗产”。

5.2 《御田龟》。采用编年体,记录了第九代藩主佐竹义和的一生。全本分江府篇和秋府篇,义和生于1775年元旦的江户藩邸,卒于1815年7月8日秋田任上,《御田龟》纪录了义和藩主一生41年的事迹;秋府篇记录了天明5年(1785年)6月以后,秋田发生的大事记。全115册,县图书馆作7卷本翻印出版,对外发行。

5.3 《北家御日记》。是佐竹北家家族从延宝2年(1674年)到明治27年(1894年),220年之间留下的要事记录,内容十分丰富。内含家族沿革、对外交往、北家家臣、御用记录等公私两个方面的内容,是研究藩政发展史的珍贵史料。全部收藏765册,昭和42年被指定为秋田“有形文化遗产”。

5.4 《梅津政景日记》。梅津政景,藩政初期人,历任院内银山奉行、勘定奉行等多种重要职务。从他的日记中,可以获得秋田藩政初期有关财经、民政、军事等方面的史料。现藏有亲笔原件24册,抄写件1册,昭和41年被指定为秋田县“有形文化遗产”,收录于《日本古记录》之中。

5.5 《佐竹家谱》。包括第1代义光到第30代义厚在内历代佐竹氏传人的传记。《秋田藩家藏文书》。从镰仓-室町时期到战国-江户初期,秋田藩形成的书状、判物、朱印状等大量古代文书,是考察当时历史的国家级珍贵史料,现藏61册。此外,还藏有《町触控》;《大町三丁目记录》;《黑印高帐》;《门屋养安日记》等其他重要古代史料。

5.6 重点馆藏地图介绍

5.6.1 《御城下绘图》:成图于宝历9年,依照前一年幕府国目副的派遣绘制此图。图中的房屋建筑用七种颜色绘成,对于城郭面积、城墙高度及护城河宽度等,都作了明确的标注。幅面221cm×179cm,卷轴装,从图中可以看出城下町当时的构造。平成元年,被指定为秋田县“有形文化遗产”。

5.6.2 《外町层敷间数绘图》:宽文3年(1663年)绘成。反映了当时外町房屋的分布情况;标注了房主的姓名,拥有房屋的间数。是考察外町范围及町名由来的珍贵史料。幅面71cm×145cm;卷轴装。平成元年,被指定为秋田市“有形文化遗产”。

5.6.3 《汤泽绘图》;《院内一圆之图》;《横手绘图》三图。享保13年(1728年),家老—今宫大学对领内进行调查时,完成这些绘图。档案馆收藏有“角间川”与“十二所”方向的地图,共计7张,汤泽位于最高峰,《汤泽绘图》幅面417cm×187cm ;院内位于秋田岭最南端,《院内一圆之图》幅面229cm×27cm;横手位于秋田岭的南部,《横手绘图》幅面220cm×144cm。三图均为卷轴状,昭和63年被指定为秋田县“有形文化遗产”。

5.6.4 《仙北郡和野一圆图》;《仙北郡角馆绘图》;《桧山一圆绘图》;《大馆绘图》;《风俗问状签》等图,均为卷轴装。除《风》图为民间风俗画外,其余均为地图。

6. 对外服务指南

6.1 开馆时间:

平 时 9:00~ 19:00

周六、日 9:00~ 17:00 1、4月的月初日同上

6.2 闭馆日:

1)国家法定假日和换休日

2) 每周一(每月的第三个周一日除外)

3) 每月第三个周日

4) 馆内特别整理日 (选12月~ 2月间的15天)

5) 年终与元旦 (12月28日~ 1月3日)

6.3 冬季开馆特殊安排(2001.10 ~2002.3):

每月平均1天的馆内整理日,只受理阅览,不调卷。

6.4 借阅须知

1) 利用者来馆查阅档案,需填写 “阅览、复印申请表”,经批准后方可利用馆藏档案。

2) 每次调卷申请不得超过10件。

3) 查阅大幅面图、画,因占用专门阅览室,查阅时间必须事先约定。

4) 所有开架资料(含档案复制件),允许利用者自由阅览,无需填表申请 。

5) 中午到午后1时,以及闭馆前30分钟 ,不受理调卷申请。

6) 不受理馆藏出借馆外业务(官方举办的公益性展览除外)。

6.5 复制须知

1) 复制馆藏,事先应提交“阅览、复印申请表”。

2) 翻拍馆藏,允许自带照相机,使用指定公用翻拍架。

3) 使用缩微阅读复印机取得馆藏之纸拷贝,须付费。

4) 若要取得馆藏缩微片或视频版之拷贝,另委托专业机构代办(付费)。

5) 在刊物或媒体上使用馆藏档案,事先应向档案馆提交“出版、转载、播放等许可申请书”。

6.6 来馆途径:

1) 乘市营交通车走冰上运动场线;商业高校线 ;寺内经由土崎线 ;山王线;临海土崎线 ,在县体育馆前下车,徒步1分钟。

2) 乘中央交通车往县政府八桥方向,在八桥市民广场下车,徒步行走8分钟。

3) 从秋田机场乘车,选取机场→秋田站→县政府市役所路线,下车徒步10分钟。

4) 乘列车于秋田站下车,向前步行约15分钟。

7. 档案宣传与学术活动

7.1 档案展览

《一九○一年的秋田县》

展出时间:2001年8月28日~9月21日/10月30日~11月22日

《秋田藩家臣族谱的编撰与分类》2000年展出。

《县府文件中的秋田近代建筑》 1999年展出。

《近代秋田的国境线》 1998年展出。

《从县府文件看秋田的铁路史》 1997年展出。

《国目付对秋田的视察》;《享保年之秋田》 1996年展出。

《明治10年的秋田农业政策》 1995年展出。

《从档案看明治年代的学校教育》;《秋田藩的史志编修》1994年展出。

《档案馆藏与秋田的历史》 1993年展出。

7.2 古代档案讲座

《所預關係史料》 主讲人: 菊池保男

《忧国的国事犯—初冈敬治相关文书》主讲人: 柴田次雄

时间:2000年8月1、2两日 , 听众最多达88人。

7.3 “市、镇、村史料保存机构联络协议会”(2000年度)

会议参加者:县内各市、镇、村负责保管文书的责任人,30个单位共派出37名代表。

会议时间:2000年6月5日。

会议议题:“档案保管与协议的执行情况”。

上午,由3个单位的代表作典型发言。下午,各分委员会(历史档案委员会、现行档案委员会)召集座谈会。最后,全体参会人员参观县档案馆库房。

7.4 出版专业论文集刊《研究纪要》。到目前为止已出7集,每集刊登档案专业论文5~6篇,不收报道、史料汇编和介绍类稿件。内容涉及史料研究、档案整理、保护技术、利用与宣传等方面。较有代表性的论文如:

《试论档案鉴定的公开与非公开标准》 ——佐藤- 隆

《馆藏复制件的制作》 ——樱庭文雄

《秋田档案馆的害虫防治与未来的熏蒸作业》——三泽亚希子

《明治十年秋田建筑业的管理》 ——菊池保男

结束语:

通观秋田档案馆网页,不难给人以这样的印象。首先、网页的编辑尚属规范,体例大致合理。可以让档案查阅者对秋田县档案馆的馆藏、业务、运作及方位,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其导向作用不言而喻。

其次、网页展示了日本特有的档案文化,把日本地方官厅的历史观播散到网上。让世界各地的网上冲浪者,都有机会了解到到日本档案馆,是在如何地保存和利用自己的文化遗产,如何面对过去的历史,窗口作用比较明显。

当然,秋田县档案馆网页也有令人匪夷所思之处。首先,网页不交待档案馆的组织机构、上下隶属关系,更不知馆长姓氏名谁,这在发达国家的网络上难得一见。通常认为,档案馆和政府其他各部门同属国家重要机构。这些机构的领导者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和能力,直接影响到国家和公众的利益。换言之,就是纳税人每年对国家开支的巨额贡献,是否物有所值。因此,民众很在意这些领导人选,刻意维护自己的知情权。在他们看来,档案馆不介绍自己的领导人,同新政府不公布阁员一样不可思议,由此可见日本民主政治之一斑。

此外,网页没有反映“二战”这一重大历史主题。众所周知,日本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当年,以天皇为首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煽动极端民族主义,胁迫和诱使全体日本国民,为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效力。

他们把各地日本百姓训练成杀人恶魔,从1931年到1945年的14年里,仅在中国一地,日本侵略者就屠杀了数以千万计的平民百姓,掳夺了几亿中国人赖以生存的物质财富,犯下了人类史上空前残暴的罪行。战后,日本军政首脑多人因战争罪被处以极刑,国家军备亦长期受到国际社会的监控,追索战争责任的呼声更是不绝于耳……。

事实表明,无论是在日本史上,还是在日本人的心目中,“二战”都是最具影响力的历史事件。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日本秋田县档案馆的网页上,却未见到有关“二战”的任何信息。从“馆藏介绍”到“档案讲座”、“史料研究”各栏目,只见到了“二战”前的历史主题,诸如“秋田藩”与“明治年之秋田”等。好像“二战”从未发生过,与日本-秋田毫无关系,岂非咄咄怪事!

诚然,有媒体披露,邻近二战结束时,日本军政当局为逃脱战后惩罚,曾受命销毁罪证。许多战时文件被付之一炬,档案损失十分严重。但是,也有证据显示,日本战时的核心机密文件,并未被全部销毁。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收藏在档案馆,秘而不宣。加之,参战的日本人目前存世还很多,家中藏有战时公私文书者不在少数,口述史料较易取得。因此,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日本档案馆无力收藏“二战”档案,可以抹煞“二战”历史主题。

如果联想到日本战后发生的一系列丑闻,诸如战犯参政、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慰安妇等。再把日本档案馆纳入日本战后政治格局,加以通盘考量。就不难理解秋田县档案馆,为什么要回避“二战”历史主题。毋庸讳言,战后的日本政治一直不符合其战败国地位。不仅日本法律拒绝承认战争责任,同时,日本执政当局也从未有过悔罪与认罪的诚意,左右日本社会主流意识的,仍然是日本右翼的强盗逻辑—“侵略有理、日本无罪”。秋田县档案馆对“二战”历史主题,采取回避的立场,正是政界(政府和立法、司法机关)曲意迎合日本右翼的结果。显然,日本档案馆是这一错误政策的执行者。

二战时期产生的文件与史料,不只属于档案所在国,而是全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这些历史材料实现“战争罪证价值”的时间很短暂,其长远价值在于教育和警示今后的人类社会,防止法西斯—军国主义再度复活,以保障各国人民生活在和平环境之中。日本档案馆对“二战”主题采取回避立场,必然影响国际社会对这部分遗产的继承和利用。而受害最大的还将是日本自身。

人们无法想象,日益猖獗的极端民族主义会给日本带来和平与繁荣。诚可谓养痈者必将遗患,当年德、意、日三国正是由于社会的长期纵容与姑息,极端民族主义泛滥,最终招致整个国家陷入战败国的窘境。我们不愿意看到历史重演,寄希望于日本档案馆,以史为鉴,尽快从侵华战争“失忆症”中走出来,将战争的真相告知日本人民,并传之永远。

2002年12月6日 於哈尔滨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