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黑龙江省档案局新版>> 热点专题>> 70周年专栏>> 七三一罪行
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行专题档案:新京宪兵队关于留萌工作情况的报告
作者:超级管理员 来源: 更新时间:2015-08-26

新京宪兵队关于留萌工作情况的报告

 

新宪高第三二八号

一九三九年六月九日

 

(参阅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林口宪高第二二三号、

一九三九年二月二十一日奉宪高第一〇二号)

 

关东宪兵队司令官城仓义卫台鉴:

  点:

一、苏方给孙连生(新十一)的指令事项中提及在新京(长春)的联络员为军政部附上校孙仁轩,对他进行秘密侦查的结果,并根据刘启祥(新十二)供述,去年七月受四平街的苏联谍报员常振英之托向苏联中佐柯比达(音译)提交的情报中,末尾出现了“新开路孙家肇”(似“肇”字,印象不深)字样,依据以上证据可以确认:该人就是居住在新京西四道街新开路三十号的原治安部兵马课器材股长、现宫内府侍从武官步兵上校孙家铎,因直接与该人联络的四平街常振英目前正在苏联,并且尚未发现在四平街车站工作的孙家铎亲戚王某,因此,之后的侦查并无进展,目前正在研究下一步的侦查计划。

二、刘启祥三月二十六日以来,一直寄宿于四平街杨广山(新一四)家中。目前对苏联谍报员头目常振英返满情况及前文提到的对王某的搜查工作情况均无进展。

三、孙连生本人仍以特殊犯人身份拘押在新京分队并对其采取拉拢怀柔政策,可是由于拘押太久,其逐渐表现得自暴自弃且言行粗暴,并出现装病等情况,根据上述表现,我们认为其将来的利用价值不大,特殊输送较为妥当。

具体情况报告如下:

    计  开

一、关于掌握孙仁轩的实际情况

1、基于孙连生的接近工作及孙连生的供述,锁定三名可疑人员,令孙连生直接与这三名人员接触。通过苏方的指令及暗号交流,最后接触的孙家铎嫌疑最大,怀疑其为“孙仁轩”,但尚未取得物证。孙家铎于本年一月四日十五时三十分似乎察觉到身边的危险,亲自出面到宫内府宪兵室口头控诉:“没想到有人用通苏事件威胁恐吓我”,其所述内容巧妙避开了对自己不利的各个情节,却露出了马脚,但为了以后的工作,没有进行追究。

(1)关于第一次对目标的工作情况

令孙连生分别于去年十二月八日、十二月二十日及二十三日先后三次对居住在新京丰乐路清和胡同三零七号的治安部理事官孙仁轩进行接近工作(拜访其家),前两次由于其不在家未能见面,第三次在其家门口,进行了交谈。孙连生对孙仁轩说出暗号“常省国让我向您问好”,孙仁轩立即大声说道:“那人我不认识,你把这里当成谁家了!赶快走,混蛋!”似乎对暗号完全不懂,孙连生便无奈地离开了。

(2)关于第二次对目标的工作情况

让孙连生于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及二十五日先后两次接近居住在新京军政部胡同八号的产业部属官(原满军少校)孙凤鸣,结果判明孙凤鸣并不是要找的人。

(3)关于第三次对目标的工作情况

让孙连生于本年一月二日十三时登门拜访居住在新京西四道街新开路三十号的原治安部兵马科器材股长、现宫内府侍从武官步兵上校(五月八日晋升)孙家铎(三十八岁)。孙连生见到孙家铎后对了暗号“常省国让我向您问好”,孙家铎虽做了回应,但对初次见面的孙连生仍保持警惕,只简单地谈了一下,让孙连生第二天再来拜访。大约二十分钟后,因孙家铎上班而中止了谈话。第三日九时,为了再次面谈,又派遣了孙连生前往。最初孙家铎并没有完全理解暗语的内容,还主动问道:“ 您是来找孙仁轩的吗?”然而,孙家铎以孙连生没有常省国的介绍信或证明物件并且自己现在从治安部调到宫内府没有值得上报的材料为由,拒绝了孙连生。之后,于同日夜里及第四日早晨,孙连生又来拜访孙家铎家,但因其不在,尚未达到目的。于是,同日十五时,如前所述,出现在宫内府宪兵室自首。

2、根据刘启祥证言证实的材料

本年三月二十日,接收了从奉天队转移来的刘启祥,目前将其逆用于四平街工作。三月二十七日在四平街宪兵分遣队的教导下,刘启祥突然向新高宪兵队特高课长报告:“去年七月,该人第二次入苏,受常振英之托将情报提交给在乌奥罗西罗夫(音译)的柯比达(音译)中佐。该情报被放在桌上,柯比达(音译)中佐离席约十分钟,当时同坐的张翻译因要去洗手间离开了房间,之后大约五分钟,只有刘启祥一人在房间。此时刘启祥出于好奇翻看桌子上放置的自己带来的情报,但由于时间仓促,印象不深,只记得情报末尾出现“新开路孙家肇”,人名中的“孙家”二字能够确定,但最后那个“肇”字记忆模糊不能确定。

根据上述内容判断,去年七月孙家铎从新京祝町五丁目集贤公寓搬到现居地新京西四道街新开路三十号,之后大约在这里居住了一个月左右,按照苏方要求在情报中写明自己的真实姓名及新的住址。

二、四平街的工作情况

1、诱捕常振英的工作

为诱捕苏谍头目常振英及秘密侦查其同伙(杨广山、孙化民、冯意如),三月二十六日以来,让刘启祥寄宿在其姐夫杨广山家中,并对常的妻子与孩子采取怀柔拉拢手段(由于常长期不在家,其家人的生活极度困难,所以补助其一部分生活费用),以此探查常的归满时间及行动踪迹,但直到目前,尚未取得任何消息。

2、对在四平街车站工作的王某的搜查情况

在四平街车站工作的王某,将常振英介绍给孙家铎,并称是孙家铎(仁轩)的亲戚。为了掌握王某的真实情况,命刘启祥全力侦查常的家人及相关亲友,但尚未发现王某,所以将本部专务以下士官及四平街分遣队员组编成侦查班,对居住在四平街的满系铁路从业人员(包括调转人员及原铁路从业人员)中七十六名王姓人员进行了侦查,找出十八名嫌疑对象,并命刘启祥分别进行联系,最终选定符合条件的人,命四平街分遣队继续对其侦查,同时加强对此方面的全面搜查工作,努力查找嫌疑人员。

三、有关孙连生的利用价值

孙连生继续被特殊扣押在新京分队,命专务以下士官进行拉拢怀柔工作,催促其供述新的情况,继续研究该人的利用工作。最近,由于拘留时间太长,孙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而出现神经衰弱症,表现出自暴自弃的行为,越来越粗暴,或装病,根据上述情况推测,其可能会萌生逃跑或自杀的念头。

鉴于上述情况,此人将来利用价值很小,即便利用了也是十分危险的。

四、意见

1、如上所述,目前正期待四平街工作的进展结果,但尚未确定“孙仁轩”是否就是“孙家铎”,所以,关于将来的工作,目前正在研究策划中。

2、如上所述孙连生已失去利用价值,特殊输送较为妥当。

 

新京宪兵队长近藤新八

(完)

发:关司

 

    所谓“特殊输送”,又称“特别移送”,日文为“特移”,是当时关东宪兵队的专用语,是将其逮捕的中国人等依据一九三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发出的《关于特别输送处理的通告》(关宪警老五十八号)的指示,“不经审判,不移送有关机关”,而由日本宪兵、警察等直接送交“七三一”部队的一种特别输送处理办法。目的是作人体实验。

 

       

 

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

欢迎关注
龙江档案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