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联系我们 英文版 俄文版
隐藏在深山密林中的“东方马其诺”防线
作者:管理员 2006-12-21 00:00:00 来源:
淑芬
  在4000多公里漫长的中俄边境线附近,散落着多处日军侵华时关东军修建的军事筑垒遗存。这些国境筑垒地域全部建在制高地及其周围,有的是把山挖空后修筑的多层坚固堡垒;有的是掩藏在山坳里的野外作战阵地。军事筑垒周围散着无数中国劳工的坟冢,那么这深山密林中的“东方马其诺”防线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下修建的,又是如何覆灭的?这些历史照片为证,来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继续把苏联作为“假想敌”,确立攻苏的战略态势。面对来自日本方面的威胁,苏联加强了远东地区的军事力量。与此同时,日本关东军也在“准备对苏作战”的口号下,着手修建苏“满”边境地区的构筑“国境阵地”。
  1933年10月1日,日本参谋本部作战参谋长铃木率道视察苏“满”国境,决定沿国境修筑军事要塞,整个计划由关东军作战主任远藤三郎主持进行。国境阵地的修筑大致可分为三期。第一期在东宁绥芬河、半截河、虎头、霍尔莫津、瑷珲、黑河、海拉尔等地进行,到1938年春基本完成。关东军还从东宁起,沿乌苏里江、黑龙江直到内蒙海拉尔的各国境阵地依次编为第l至8的序号,组建国境守备队。第二期工程,在吉林珲春五家子、绥芬河的关月台、半截河以东的密山庙岭、黑河上游的法别拉等地修筑工事,大致于39年完工,依次编为第9至第13的番号。1939年,诺门罕战争爆发,日军又在罕达嘎亚附近及牙克石修筑了防御工事。第三期工程,是l940年后,在三江地区、松花江右岸的富锦、乌尔古力山附近以及小兴安岭东侧的凤翔等地构筑野战阵地,按原有序列凤翔被编为第14国境守备队。
  这些国境阵地按强度可大致分为“特、甲、乙、丙、丁”五种类型。根据对方使用的兵器种类、轻重、攻击力的强弱,“特”种国境阵地的水泥厚度可达3米,能够抵御30厘米以上口径炮弹和1吨重的重型炸弹的轰击。东宁、虎头、瑷珲、海拉尔各阵地构为“特”种国境阵地。这4个阵地同时拥有可容纳守备兵力全员1/3的地下设施和连接重要设施的地下坑道。其他大部分阵地为“乙”种构筑强度的国境阵地。其标准的水泥厚度为1.5米,可抵御20厘米口径的炮弹和250公斤炸弹的轰击。阵地外围设施主要设置铁丝网和坦克障碍壕。铁丝网(或鹿砦)高1.2米、宽幅6至8米。坦克障碍壕通常深3米、宽5米,壕壁与沟底呈直角。所有国境阵地的重要部位和地段都构筑了地下掩藏部、指挥所、枪炮座观测所、弹药库、贮水槽等配套的永久性设施。
  从这些国境阵地结构、强度、配置兵力、武器等综合因素分析,国境阵地一方面是阻击对方进攻的军事密集工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在击败对方攻势后,保障部队发起攻击攻势的依托和支撑点,也就是基于攻防这两个目的。
  侵华日军耗费无数中国东北地区的资源、财力,破坏了该地区原始生态、环境,用中国劳工累累白骨堆建起的庞大军事工程,在战争中并没有真正发挥作用。1945年8月9曰凌晨,苏联红军向日本关东军发起了全面总攻击。日本关东军苦心经营多年的边境要塞除东宁、虎头两地进行了抵抗外,其它各处或被摧毁,或被分割包围,骄横不可一世的关东军,在苏联红军钢铁洪流般冲击下,很快土崩瓦解,举手投降。
日本关东军沿中苏国境修筑的54处永久性阵地,169处野战阵地及不计其数的辅助性工程,绝大部分都被苏军在战斗中或战后摧毁,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然而,当我们重新研究、审视这些日本侵华战争的罪证时,仍有许多历史谜团有待于我们去研解,如此庞大的军事工程都是征用中国劳工和利用战俘修建的,国境地区已发现多处中国劳工的“劳工坟”,尽管有关学者已多次调查当事人和幸存者,对东宁“劳工坟”进行了发掘,在极其零散的档案文献中查找,时至今日,我们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这些国境阵地遗址全部修筑在原始状态的丛山深坳中,对当地环境无疑造成极大的破坏。遗弃的炮弹、化学武器至今威胁着当地人民的生活。
  如今,原关东军侵华筑垒国境阵地遗存已成为世人认识、研究那段历史的重要见证。
(本文转载于《档案大观》)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