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移民侵华罪证专题档案:满洲渔农开拓团
作者:管理员 2015-09-08 09:08:23 来源:

 满洲渔农开拓团

 

南满铁道株式会社调查局

1933年(昭和8年)3

 

第一章   绪论(下

第二章   渔民开拓民的概念

 

第一节  渔民开拓民的名称

在满洲出现农业与渔业兼营形态的开拓团开始于康德6年秋田县十和田湖湖畔的渔农迁入牡丹江省宁安镜泊湖时。

当时这个开拓团曾称为渔业移民,以后改为渔农移民。名称变更的理由是只称渔业移民好像在这里只住着一些打鱼的渔民,这和日满两国政府协议所决定的开拓基本方针有出入,原决定必须兼营农业,所以冠以渔农的名称,就是说这是一个渔业和农业兼营的特殊集合开拓民。在满洲来说从法的角度是不能承认渔业移民的,因此,法律强制必须经营农业,所以改称渔农移民。

   (参照大桥宗吉<渔农开拓民的特质》原载康德96月「开拓协和」)

入殖者的资格是依据招募渔农开拓团的本来目的和性质所决定的。关于这一资格问题政府的有关人士有如下的一段叙述:作为一个渔农开拓民,不一定只限于对农业或渔业有经验的人,或对两方面均有经验的人。这同普通的开拓民一样,只要是具有坚强的为开拓事业献身的意志的日本内地人都有资格参加,不必一定要有渔业的经验。要开辟渔农开拓这样一条艰难的道路,必须是具备坚韧不拔精神的人,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渔农开拓者。他的这一论断,据说是满洲开拓史所雄辩证明了的。

但是渔农开拓确是失败了,这在后一章还要详述。

    第节  渔农开拓民的特点

作为开拓政策的一个方面,招募了半渔半农的开拓民,意图是要增产农业和渔业产品,这也是形势的需要,是值得欢迎的一种做法。但是不论是农业还是渔业,都是要在某种特定的环境条件下来组织生产,因此,依据开拓政策,人为的给经营形态作出规定,那就必须而且应该是在迁入以前就对兼营的这种形态的规模、方向等,根据当地的过去经验,在有确实把握的条件下作出规定。但是,关于渔农开拓民,政府有限的那一两份资料,并没有明确的指出关于渔农开拓民的特点与形态。

关于这个问题,开拓总局渔农开拓民的负责人说:经过一系列努力我们大和民族定居到这块土地上了,这是一个长远不变的原则,为了永久的住下去,必须爱这块扎根的土地,对这块土地有感情。因此就要经常的与大地接触,用我们强有力的脚扎扎实实的踏着这块土地上,久之,自然地就会使这种感情渗入我们的身心而形成一种精神。要使这种精神培养的更加牢固,那就要经营以土地为基础的农业。与此同时生活才能安定。这些都是不容置疑的道理。这也就是说,渔农开拓民可以理解是以农为主的形态

并且,这一组织是为国家的目的而活动的单位。以农业为主的渔农经营,具体是如何构成的,规模又是怎样呢?

据说,“农业的经营范围必须是使自家用的粮食、燃料等都能充分地自给自足,因而其耕地大体上每户58公顷,其中12公顷水田。这是根据人口密度、地价等因素考虑决定。南满海岸地区为5公顷,北满的河川湖泊地区按8公顷分配,此外各地均按每户一、两公顷分配造林地和草地……。这样耕地面积比之农业开拓民少20%左左,差别不是很大。”如此,政府所说的渔农开拓民,主要是农业,而渔业只带有副业的性质,这种经营形态对增加水产品的要求的政策是否相符合,或者说就是要加大农业经营利益而把渔业只放在副业的地位,哪个观点是正确的呢?满洲的渔农开拓民加了个渔农开拓的特殊名称,但实质上农业和渔业的关系紧密协同的可能性究竟怎样?或者说招募这种开拓民有没有必要?这里我们愿意指出,渔农开拓民这种在他们出发以前就规定好的,想要造成的渔农兼营的这种形式,它的理论根据和具体实践,都具有导致解体和失败的因素潜伏于其中。

    节  渔农开拓民的意义   

   略)

我们很难捉摸到农业和渔业的各种明确的相互关系如何,它只是计划上的一种模糊的范围而已。本来这一问题是从要求增加水产品的目的出发而计划的事业,但实际上所谓渔农开拓民都没有按照增加水产品的目的去实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关于招募渔农开拓民,当初开拓总局和兴农部都各有一个方案。现在我们把这两个方案对照的看一看它们主要不同之处,以了解其真相。

招募渔农的兴农部案,是从要求增加水产品的目的出发,直接的是为确实保证劳动力来达到上述目的,间接的是从粮食自给的角度提出兼营农业,而劳动的对象则是尚未被利用的水利和水面。而且这样还可以把日本内地高水平的技术普遍渗透到满洲渔业中来,以提高渔业生产率。因此开拓民的资格应该是具备丰富渔业经验的人,这是不言而喻的。也就是说,兴农部案是以渔业为主的招募开拓民方案。与此相反,开拓总局案是经营农业为主的招募开拓民方案。这两个完全对立的方案执行起来撞车,而兴农部水产科却对此袖手旁观。所以,实际上是按照总局方案招募并实施下去。

以农业为主的经营不仅使开拓民无法去增产水产品,从劳动力使用上互相争嘴,也使渔农兼营这一形式很难实现,实际上也无法实现。所以虽然冠以渔农开拓民这样一个特殊的名称,但却完全失掉了渔业重要意义。 

 

第三章   满洲的渔农开拓团概况

   

    第一节  入殖状况

满洲渔农开拓团,是从康德6年秋田县十和田湖畔沿岸渔农迁入镜泊湖畔开始的。接着依兰桦太,庄河伊方等开拓团相继迁入,当前已经有10处,但是总迁入户数少,而且经营不利,团处于解体或出现渔业停顿的倾向,形势确实不妙。

 

 

所在地区

名    称

迁入年份

备    注

镜泊湖

庄河县

锦  县

兴  城

绥  中

锦  西

虎  头

密  山

依  兰

青  云

秋田渔业开拓团

伊 方 开 拓 团

广 岛 开 拓 团

互 利 开 拓 团

佐 度 开 拓 团

陆奥浦开 拓 团

新 潟 开 拓 团

白泡子开 拓 团

桦 太 开 拓 团

滋 贺 开 拓 团

康德6

康德76

康德84

康德812

康德82

康德9

康德8

 

康德75

 

(39)

(22)

(35)

(28)

只有先遣队

 

 

只有先遣队

 

第二节  对团的一般观察

 

一、北满地区

  

    现在北满有五个开拓团迁入,其实际情况都不太好,大部分在渔农开拓团的特殊性的发挥上是失败的,而转向了农业开拓团,还有的一开始就几乎不关心渔业,这是北满渔业条件差造成的,这一原因还是容易理解的。

    下面就现有资料对白泡子及依兰开拓团的概况加以分析。

   1)依兰开拓团

这是北满组织最好的开拓团,康德75月迁入,农业户21户、122人(男86、女36渔业户17户、62(42、女20)

    此开拓团从迁入时起就完全没有渔农开拓团的特殊特点,而是单一经营农业的开拓团,有下面的文件为证。

 迁入前的情况。

    团长中局市三郎在桦太从事渔业,还是密多加郡三乡村村会成员,康德6年,听说满洲乌苏里江抚远方面,鲑鱼捕获量达到二十二、三万尾的好消息、决心对此进行专门的开发事业,曾到松花江实地考察,认为倭肯河是个最好的地点而下决心迁入,并且自行纠合同道者制定计划着手安排。但因日满两国政府的意图是以半农半为目标的开拓团,他看单一搞渔业的开拓不能实现,就与一部分农民合起来,来到依兰县城东28公里的松花江下游的舒乐河这里定点为农业地区,在依兰县东约4公里的倭肯河口定为渔业区,于康德7617户渔民定居与此。

 地区概况

开拓团本部在依兰镇,而农业与渔业地区都距离很远。

渔业地区位于倭肯河注入松花江的入口处,是渔船停泊的最佳地点,面向松花江,在将来对渔业产品的加工及集散等又紧靠依兰县城和利用依兰码头之便,是渔业最有利的好地点。

由于农业地区无法得到与依兰相连的地块,最后决定的地点在舒乐镇对岸,而舒乐镇则是第八次开拓团的迁入地区。

团的安排被分配分成三个地点,这种状态引起了种种问题。

   (中略)

   2)白泡子渔农开拓团

该开拓团有关的资料不全,但报上发表过如下的一篇报告,可大体上了解该处情况:

兴凯湖位于东安省密山县,与苏联的沿海州隔界相望,南北96公里,东西最宽处为85公里,总面积4500平方公里,是远东最大的的湖泊。属满洲所有的部分一般较浅,多小白鱼,冬季不适于渔业,其渔期主要为春季。在此有少数渔业开拓民迁入。

该湖冬季不适于捕鱼,全年每平方公里的捕鱼量仅0. 08吨,是满洲最低的,渔业开拓民的处境可想而知。

 

二、南满地区

 

    南满地区的渔农开拓团,从渔业条件来看比之北满远为有利,计划时虽然认为能达到某种程度的成功,但实际上仍然是没能实现。现将各团情况介绍如下:

1、入殖的经过

    该团以爱嫒县西宁和郡伊方村人组成,也称作该村的分村,团长佐佐木氏,  因本村人口过密,痛感对个体经济的发展很不利,为此颇伤脑筋。后来通过个人的朋友与开拓总局商量在满洲设一个分村,最后做出决定,该人并多次去当地调查,选中庄河县境内龙王庙区这个地点做迁入地区。原来他的家乡是靠近海岸,有1300户,8000多人口,每户耕地平均为0.4公顷,居民多以养蚕为主业,兼营渔农,主食主要靠进口,所以个人经济发展处在很不稳定的基础之上。从这种现状出发,他们把分村的经营形式定为主要为渔业和半农业的兼营形式,并决定农业的规模以自给粮食为主的水平。

    康德75月,派出8人的先遣队,迁入后,雇佣庄河当地的一个精通渔业的川尻,带领2人到海岸进行调查,其余6人在庄河镇借满人房屋居住并租地种菜。

    渔业调查结果决定以经营鲅鱼漂网为主,此2人于是7月回乡,开始正式筹备,准备了机动船3艘,大舳舨3艘,鲅鱼渔网3挂,定置网11挂,于82日同11名渔民归来,在庄河县海面4里处的大王家岛,租借满人房屋为宿舍,810日开始了第一次出海捕鱼。后因禁止用定置网改用老头鱼纲雇用2名满人。康德7年鲅鱼等捕鱼收入3000元,8年达5000元,但由于夏季王家岛水质不良使6名日本人中4名患上阿米巴痢疾,无法继续作业,家属来岛接丈夫的又感染,死亡一名妇女,以后又被风暴摧毁漂纲1挂,结果渔业以失败而告终。由于大家都不关心渔业,对农业开拓的兴趣较浓,渔业人员又多为单身,到康德9年也都转搞农业,带家属的也都为确保粮食自给,从稳定的生活和经济考虑,均倾向于以农为重点,再加上劳力不足等原因经常发生一些问题,最后渔业就无形地中止,全部人量都转入了农业。

   (略)

 

三、锦州省内的各开拓团

 

    锦州省内的渔农开拓团有兴城、绥中、锦县、锦西4处,总户数连农业户在内不足100户(锦西只有先遣队人员)。  关予锦州省的迁入计划执行情况,笠井氏讲了如下的一段活:“本省的入殖计划是根据既定国策执行的,从入殖地的地理条件等各方面因素考虑,具有本省特点,又预想到开拓团将来经营能够成功的,应该说是这项半渔半农式的渔农开拓团了。准备在沿海5县每县迁入约50户的集合开拓团,在康德7年秋,最南的绥中接着是兴城,以后是锦县都分别购置了入殖土地,而入殖的联系工作,不仅国家和省,各县也积极参加了工作。”在满洲的渔农开拓团比较成功的锦州省,入殖当初的计划依据比较可靠,方案具体实际。锦州和日本岩手县的人口密度差不多,不能如北满那样集中的解决一大片收购地,搞渔业50户就已经够多了。这样的规模每户约12公顷左右土地面积,此外就集中经营渔业。粮食采取自给的方针,渔业则按大约5户为一组共同操作。这样的安排稍稍接近实际情况,当然也还有许多问题要研究。

幸运的是渤海地区每平方公里水面可产8.2吨,是全满最高的,这样优越的自然条件,加上以大连为基地的机动船,渔产量能达到可观的程度。黄花鱼,鲅鱼、比目鱼、鲂鱼等鱼种,在满洲生产水平还很低,所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在这样好的条件下,开拓团的渔业经营取得了较好的成绩。

但由于是共同经营统一核算,所以团员中实际从事渔业的人数很少,最好的互利开拓团,从事渔业者仅有7人,康德7年度,实际出海日数只有三十几天,他们住在距本村十几里的海边小棚子里,天天出海,这和真正的渔农兼业的形式不完全符合。

农业从共同经营转向自家经营时,渔业必然成为专业经营,粮食只能靠购买,或者自己在兼营农业使粮食自给,问题如何处理,当局的干部们也是头疼得很,笠井在广播座谈时曾提出问题“渔农开拓团,如果将来渔业和农业之间的丰、歉差别出现大的差距时,出现感情上的对立问题就麻烦多了。”(实际上依兰就已经在这方面有了苗头了)广岛开拓团长只空谈了一句“关于这一点必须充分研究”,这也看出这一问题的解决难度之大。这种渔农开拓团将来从共同经营过渡到自己经营时究竟怎么办,现在还没有个现成的办法。总的看,在渔业劳动本质上,劳动投放的季节上以及自然条件的三方面因素所组合而成的根本问题,决定了在满洲,渔农两利的难度是很大的,这一点我们应该有所认识。

   (下略)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纪检监察组监督举报电话:0451-88628276 电子邮箱:sjwzsbbjjz@163.com

网站标识码:2300000056 | 黑ICP备14006409号 |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386号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档案局 技术支持:东北网络台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