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档案》2017年第5期:基于馆藏资源的档案文化价值分析 ——以黑龙江省档案馆藏清代诰、敕命文书档案为例
作者:档案馆编辑 2018-01-19 09:29:27 来源:

  一、文化价值的内涵

  文化价值是一种关系,它包含两个方面的规定性:一方面存在着能够满足一种文化需要的客体。另一方面存在着某种具有文化需求的主体,当一定的主体发现了能够满足自己文化需要的对象,并通过某种方式占有这种对象时,就出现了文化价值关系。档案作为一种连接读者大众与历史事实之间的桥梁,正是这种文化价值关系的体现。因此,我们可以说档案具有文化价值。

  文化价值有着实际价值与潜在价值之分。实际价值就是给人美感,能够教化心灵,启迪人们认识世界等,而潜在价值是其可以传承给后代,这也是文化价值得以生生不息的途径。与此相联系,档案的文化价值还集中体现在档案史料在文化生成与发展过程中的传播作用,“文化传播有两种形式,一是文化扩散,二是社会遗传,前者是文化的横向传播,后者是文化的纵向传播。”

  如今,档案的文化价值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挪威档案学家列维·米克伦在第12届国际档案大会上的报告———《从职业到专业:档案工作者的职业特性》中写道:“档案的重要性在于它不仅仅是一种信息,而且是人类进行各种活动的记录,反映人类所获得的知识和经验,是反映人类文化和文明的基础。没有档案的世界,是一个没有记忆、没有文化、没有法律权利、没有历史的世界。”黑龙江省档案馆保存的清代珍藏档案是黑龙江地方特色档案的一部分,包含汉、满、俄、英等多种文字,再现了黑龙江地区清末时期的历史风貌和人文色彩。在这些尘封的档案中,我们找到了两份清代诰、敕命文书档案,从档案的内容和保存的完整形态上,我们可以了解到清代诰、敕命文书档案的写作规范,也可以看到这一时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所认同的价值取向。这两份档案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保存完好的明清诰、敕命文书档案中的两个案例,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二、黑龙江省档案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

  诰、敕命是清代皇帝封授官员及其妻子、父母、祖父母等人爵位的凭证类文书,主要记载官员的级次职衔、事迹及所授爵位等事项。它起源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告身”。其中,一品至五品授以诰命,六品至九品授以敕命,妇从夫品。按照清代制度,诰、敕命文书按官员品级颁发,其等级也基本相同。首先由吏部和兵部提准被封赠人的职务及姓名,而后翰林院依式撰拟文字。临近封典时,中书科缮写,经内阁诰敕房核对无误后,加盖御宝颁发。诰、敕命文书不同于一般文书,它是写在当时非常贵重的丝织物上面的。清代诰、敕命文书的载体由江宁织造制成。

  诰、敕命文书为卷轴形式,分为苍、青、黄、赤、黑五种颜色;按照官品等级的高低,它的图案和轴头也有严格区别。清沿明制,亲王、郡王用册,亲王生母封夫人给诰命,图案为云凤锦。镇国将军及夫人用玉轴,辅国将军及夫人用犀牛角轴,奉国将军及淑人用抹金轴……文官一品云鹤锦,夫人鸾锦,俱用玉轴;二品狮子,夫人,俱用犀牛角轴;三品四品瑞荷,淑人、恭人芙蓉,俱用抹金轴;五品瑞草,宜人四季花,俱用角轴;六品、七品、安人俱用葵花乌木轴,八品、九品同样用葵花乌木轴。武官一品至七品俱铠甲葵花引首,抹金轴。诰命的织文,文官用玉箸篆,武职用柳叶篆。诰命织文为“奉天诰命”,敕命织文为“奉天敕命”,都有升降龙盘绕。诰、敕命文书同上谕、旨相同,皆为以皇帝名义颁发的公文文种,大多颁布于庆典之上,被视为家族的传世之宝,受到官员及其后人的重视。

  黑龙江省档案馆的珍藏档案中保存的诰、敕命文书共两份,一份为“光绪元年(1875年)黑龙江将军丰绅及妻诰命”,另一份为“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的皇帝封赠涞水县训导包有章父母爵位敕命”。下面笔者将从认知、美学、教化和传播四个属性对其文化价值进行分析。

  (一)文化价值中的认知属性

  认知属性是档案史料在文化价值中所涉足的核心部分,任何档案史料抛却了认知内涵都将失去全部价值。档案是历史的载体,没有档案资料,历史研究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此,通过档案认知历史事实成为史学研究的不二法门,档案文化中的认知属性也被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面。与此同时,档案作为一种具像的形态出现,对人们原有的认知模式提出挑战,这种冲击力的实现使得研究者对原有认知链条进行重新整合,形成认知飞越。因此,档案在文化认知中的重要作用是一种二元模式,其一是对原有知识的冲击,其二是对原有认知模式的挑战。但是,不可否认,档案内容的真伪需要有关专家进行辨伪、考证,也就是说,档案的内容并不都能反映历史事物。因此,档案是一把双刃剑,他在认知领域的双重作用需要引起研究人员的重视,他可以促进研究者对史实的把握,也可以将研究者从史实的正确方向上引向歧途。

  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引领我们回归历史,以“雍正十三年敕命”为例,从中我们了解到了该诰、敕命文书颁发所涉及的人、事、物,了解到了颁发的原因,以及该行为受到推崇的实际情况,也就是该事件所涉及的客观信息,即雍正皇帝于雍正十三年将该敕命颁予直隶保定府涞水县九品官员包有章的父母。从称呼上来看,生者谓封,死者谓赠,说明该敕命颁发时,包有章的父母已经离世。该敕命中授予包有章之父“登仕郎”,授予其母“九品孺人”,均与包有章的品级相同。抛开表象看本质,我们再将与该档案相关的零星史料联系起来,重新认知那一时代的政治、历史背景。档案这种直观的文化表现形式,使我们得以从形态和数据上对史实进行剖析,再结合我们事前所知道的部分史实,我们了解到了皇帝颁布诰、敕命文书的重要意义。即有清一代,满族以少数民族身份入主中原,皇帝对于官员的封官晋爵,特别是汉族官员的封授,为满清政权的巩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断封荫有功之臣,对功臣的妻子、父母及其祖父母进行同等级别的封晋,既是对统治基础的扩大和巩固,同时也促进了满汉两族人民的不断融合。这种史实因果的获得并非全然来源于背景链接,而是在现有的具像史料的基础上获得的有一定根据的文化认知。

  (二)文化价值中的美学属性

  档案史料具有直观性,可以直接体现史料的观赏价值。从史料中获得美感,让史料具有进一步的可利用价值,也是其他学科了解本学科自身发展历史的重要依据。档案原件,尤其是实物档案更能进一步体现文化价值中的美学属性。诰、敕命文书档案介于文书档案和实物档案之间,具有很强的观赏价值。在观赏之余,我们可以进一步揣摩古人的审美取向,我们可以看到什么事物、什么形态在古人眼中是美的,以及符合审美标准的事物之间如何区分高下,哪些事物代表着高尚与威严,我们甚至可以从纸张的质地、色彩、尺寸、规格看到这种文书布局的规范之美,而这种美恰是美术考古学的重要研究资料。

  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篇幅完整,清晰地再现了清代诰、敕命文书的具体形态。其中,“光绪元年诰命”采用五色丝织成,云鹤锦面,满汉文书写,轴头织有“奉天诰命”字样和升降龙盘绕图案。历经百余年,除两端玉轴遗失外,诰命保持十分完好。此诰命长440厘米,宽32厘米,由黄、赤、黑、苍、青五色织成,织锦正面为云鹤图案。诰命两端织有满汉“奉天诰命”字样和升降龙图案。诰文为满汉合璧,用黑、蓝、绿、红、黄五色写在织锦上。前部为丰绅诰命,后部为其妻刘氏诰命。满文自左向右,汉文自右向左,在年月日处钤盖满汉合璧“制诰之宝”朱印。这份保存完好的诰命反映了清代人们的审美观,用美的事物来褒奖有功之臣。这种美既是一种和悦之美,也是一种象征权力和力量之美。人们也会进一步联想到色彩的象征意义,色彩对于美有着怎样的缔造和突破,云鹤图案象征着什么具体意象,织锦用作诰命载体同样具有美感,而这种美感用于皇帝颁发的诰命文书中,有什么不可替代的属性。这些都会使研究者得到进一步的启迪。

  (三)文化价值中的教化属性

  教化属性作为附加属性参与文化价值的构建,也是馆藏档案文化价值的一部分。史料本身往往并不具备价值取向,或者所具备的价值取向并不强烈。但是当史料被作为一种文化在社会中传播时,通过传播人价值观潜移默化的转接作用,史料就具有了一定的价值取向,而这种价值取向就是教化。人们在日常的交往中,也是通过价值观的转接作用而彼此感染,这就是教化作用,映射到史料的文化价值中的教化属性。我们通常看到的是社会普遍的价值观在史料分析中的作用,它常常是一个社会在一定时代的普世价值,这也正是历史研究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需要在原有基础上进行反复研究的意义。档案是历史的直观载体,也承载了历史研究的反复性,这就设定了档案在文化教化方面的多重意义,而正是这种多重的复杂性使得档案在文化教化方面更为重要,也更被主流社会所认同和推崇。

  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同样具有教化属性。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一种褒奖,是在诰、敕命文书档案产生的时代背景下的一种褒奖,这种褒奖在当时具有普世价值,而且是由皇帝亲自颁发,可想而知,这种褒奖的高度和受重视程度。而当时的普世价值是什么呢?研究者首先想到的会是这个问题。研究档案与阅读历史研究著作是有区别的,后者我们主要是沿着作者的观察角度,在接受的基础上进行反思,是从思维到思维的过程,是一个二级的思维延续体制。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会不小心将作者自身的普世价值当作史料所在历史时期的普世价值,这是一种干扰因素。而前者是一个由形态到思维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没有思考的线索,没有引子,而是从具像的形态中产生思考的线索,再把其他的零散数据抓捏到这条线索中来。如果可以做到,就证明这条线索是一条通途;反之,则需要重新归纳线索。通过比较这两种思考模式,我们可以看出,通过研究档案材料来归纳历史时期的普世价值较之阅读历史著作更加接近客观现实,也更为理想。其次,历史档案中的普世价值对于现当代社会的发展具有教化作用。我们不能否认,不同历史时期的普世价值是不同的,但是文化具有延续性,尤其是同一民族的文化,在人类繁衍的过程中是具有很大程度上的延续性的。当这种由于延续而保留的一致性反映在档案中时,社会主流文化就会如获至宝,大力对档案文化进行宣传。这实际上是一种对现当代普世价值的强化,通过相互印证的手段让大众对主流价值观更加认同,进一步产生民族凝聚力。因此,档案的教化属性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研究领域。

  (四)文化价值中的传播属性

  文化价值如果不具备传播作用,那么这种文化资源终将枯竭,而且也不会被后世作为一种文化进行研究和保存。文化价值的可传播性是其本质属性,不可或缺。因此,档案文化的传播属性至关重要。事实上,任何一种符合普世价值观的事物只要具备传播性,都可以作为一种文化存在。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同样具有传播作用。这种传播作用具体体现为他的保存完整和可读性强。首先,档案的生成材料注定了他的传播性的强弱,一种可以清晰保存的载体材料将档案的保存年限放大,使其记载的内容能够在更长的历史时期进行传播。一种好的书写工具可以使其字迹清晰,并保存长久。事实上,档案文化价值中的传播属性在先,而其他属性在后。但是,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档案保护和拯救工作达到了新的高度,一些载体材料或书写工具不达标的历史档案得到了拯救,重新获得了传播属性。其次,传播属性是其他文化属性的载体,通过传播,我们获得了档案文化价值中的其他属性。与此同时,档案文化的传播属性与其他属性之间是相辅相成的。例如,档案内容中反映的一定历史时期的普世价值如果与现当代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那么这种传播将被终止,因此档案的文化传播属性将被人为祛除;如果档案的形态与人们普遍的审美取向相佐,那么该档案的传播性也会大打折扣;如果档案的内容与人们的普遍认知南辕北辙,那么该档案有可能被当作赝品剔除,抑或当作孤本证据束之高阁,这也会影响档案的传播性,除非有学者发现了新的证据对该内容加以佐证,该档案的传播属性才能被重新打开。

  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正是档案的文化传播价值的体现。以“雍正十三年敕命”为例,该档案传播了敕命颁发的相关信息,谁颁发,颁发给谁,由于什么原因,授予什么品级。这些事实性的内容是档案传播的主要信息,也是文化认知领域的内容,是读者的第一着眼点。在阅读了文字以后,读者往往会关注公章、署名等一些涉及名分、地位的重要信息,这也是该份档案进一步传递给读者的内容。如果这一信息清晰可辨,读者立即会意识到该敕命的真实性和重要性;如果模糊不清,读者则可能怀疑其为赝品,传播性大打折扣,读者也不会进一步阅读其他细节。当确定了该敕命的真实性和重要性以后,读者会主动扩大视野,关注该敕命的图案、色彩、质地、字体、篇幅、书写版式、语种,以及卷轴等。这些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涉及到文化价值中的美学属性。

  三、小结

  馆藏档案资源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涉及认知、美学、教化、传播等多重属性。通过对黑龙江省馆藏诰、敕命文书档案的分析,我们对馆藏档案的文化价值中各个属性的表现有了深刻的了解,希望此文对相关领域专家的研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参考文献

  1.朱冬菊.刘思扬.西藏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工程.人民日报,1996.9.6

  2.周雪恒.中国档案事业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4.

  3.U·O·A·埃思.档案学:国家和文化传统,还是一门国际学科?.第十三届国际档案大会报告集

  4.马定保.档案与文化试析.档案,1990.4


作者:省档案局编研处   韩   峰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档案局 黑ICP备14006409号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