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园名士马忠骏
作者:档案馆编辑 2018-03-26 14:27:54 来源:

  今年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和社会活动家马忠骏先生逝世60周年。在20世纪上半叶的哈尔滨,一提起马家花园,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马家花园即马忠骏先生修建并自诩的“遁园”,取名于《易经》中“遁世无闷”之句,是一处别具特色的私家园林。为此,史学界也称马先生为“遁园名士”。其一生颇具传奇色彩。

  马忠骏,原名马德扬,字荩卿、无闷,又称遁园、遁庵。1870年5月28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县,1957年6月1日病逝于哈尔滨。在他87年的生涯中,历经了清末、民国、日伪统治、哈尔滨解放和新中国成立几个不同的历史阶段。在晚清政府时期,他最初入仕途是在盛京将军衙门做一名“额外效力文书”,后因与沙俄谈判及剿匪有功,官至奉天候补道台,人称“马道台”;民国时期他来到哈尔滨,任黑龙江省铁路交涉局总办,人称“马总办”;后因工作出色,被北京政府任命为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由于时政的动荡,军阀混战、官场腐败,使他对政府失去信心,毅然辞去官职,选择激流勇退,“于距哈尔滨八里的马家屯置地千亩,自辟林园,莳果菽蔬,为晚岁憩息之所”,即修建了“遁园”,也就是众所周知的“马家花园”。到了日伪统治时期,日本人千方百计拉拢利诱他做官,均遭到他严辞拒绝,哪怕入狱也坚决不从。哈尔滨解放后,他敬重共产党,让4个子女先后参加解放军和志愿军。新中国成立后,他当选为哈尔滨市政协委员。

  纵观他的一生,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具有崇高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为政有功,为官有德,为民敬仰的一代名流。

  一、为官正直、彰显爱国情怀

  马忠骏最初入仕途是在盛京将军衙门,做一名“额外效力文书”,即只管吃管住而不拿俸禄的文员。1900年爆发义和团事件,沙俄军队从旅大营口登陆,盛京将军增祺主张和谈。然虽“悬赏千金”却无人敢接此差。当年马忠骏不满30岁,血气方刚加之爱国情怀,使他在危难之际,自荐请命为使,前往接洽。几经周折,他和通司(翻译)与沙俄海军上将阿列克谢夫见了面。马忠骏镇定自若、泰然应对的气节和精神,令阿列克谢夫很是钦佩,答应谈判,但必须派带有“顶子”的高官。马忠骏官位小,只能速回奉天复命。然而增祺和清政府的大员们谁也不敢前去,只好赏给马忠骏一套高官服装,让他做全权代表去继续谈判。马忠骏不辱使命,与沙俄代表几经交涉,终于达成双方立即停火,俄军停止攻击、不再前进,地方秩序由中国政府维持的口头协议。

  马忠骏的果敢和才华,得到清政府的赏识,根据当时的官吏任用制度,允许他捐了个同知,从六品官位。1902年,马忠骏受命参与对辽宁一带巨匪冯德麟的收编。因办案有功,被封为知府。1907年,他又“由办理交涉措置裕如,以道员留奉天补用”,成了奉天候补道台,自此,“马道台”之名开始流传。

  1914年,马忠骏投奔朱庆澜(时任黑龙江省将军兼民政长)而来到哈尔滨,被任命为黑龙江省铁路交涉局总办,这就是人称“马总办”的由来。1921年,北京政府决定设立东省特别区市政管理局(驻哈尔滨),马忠骏先后任市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相当于现在的“市长”。在任期内,他主持拓宽修建了哈尔滨通道大街(今中山路),并在路旁栽下了大量的榆树。他的夫人还募捐创办了哈尔滨第一女子中学,著名作家萧红曾在此上学。1925年,军阀张作霖免了朱庆澜的职,马忠骏甚感世态炎凉,从而萌生退意。虽递交请辞未被批准,但他决意隐退休养,这也就有了在市郊修建的遁园。       

  二、隐居遁园、坚守民族气节

  马忠骏取“遁”为园名,是因“遁”本身有隐去、回避之意。其深一层含义是自己退隐之后“傲然而自得,悠然而绝俗”。1925年的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这一天,是马忠骏55岁的生日。他请来了中外来宾和各界知名人士齐聚“遁园”,饮酒赋诗,共祝生日,同时也庆贺遁园和“生圹”(即墓冢)落成。

  当年的“遁园”占地千亩,四周建有围墙。园门之上,悬挂着著名书法家成多禄(被誉为“吉林三杰”之一,曾任民国教育部审核处处长)题写的“遁园”大字牌匾。马忠骏在遁园内栽花、种树、修舍、建亭,全园共设24景和九遁。其中的遁轩,又名晚稼轩,为园林中纳凉避雨之处;遁庐,为妻孥和儿孙的寓所;遁斋,系马忠骏的读书之处;遁池,内种水草、荷花等。每当夏日,荷花盛开,馨香远溢。据称此为哈尔滨种植荷花之始。园内还错落有序地建有5座小亭,即野趣亭、待鹤亭、观山亭、尘外亭、归来亭。遁庵,是为来访的客人建立的寓所;野人庐,是马忠骏的栖息之地,内藏有许多书籍。遁圹,是马忠骏为自己和夫人修建的墓冢。

  在遁园,马忠骏与当时著名的文人墨客、军政要员撰文、吟诗、作画。他将作品编辑成册,定名为《遁园杂俎》。共有文集两卷,25篇;诗集10卷,117首。是今天研究哈尔滨历史不可多得的宝贵文化遗产。

  1931年,日本入侵东北。1932年2月5日,日军占领了哈尔滨。此后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鉴于马忠骏的社会声望,日伪当局千方百计威逼利诱想让他出山,但均遭到婉拒。为此,日本宪兵队以私藏武器、图谋不轨、反满抗日的罪名,派兵搜查了他家并将他逮捕入狱。在身陷囹圄之时,日寇对他软硬兼施,但他坚守民族气节,坚强不屈,一再告诫家人不能给日本人干事。后慑于他身为东北政界元老,德高望重,又没有足够的证据,只好指派伪满大臣联名担保,勒索了一笔赎金将他释放。一计不成,日寇又采取更恶劣的手段。1933年,日伪当局故意将铁道线贯穿遁园,把种满果树的东园一分为二,又强占西园修建关东军仓库,占用南园修建监狱。仅剩的北园,主要是鸡舍、兔舍。仅修铁路、建仓库两项工程就砍去园中36 000棵树,马忠骏愤然与日本人打官司索赔,告到伪满洲国的“新京”(今长春)高等法院。要求每棵树赔偿50元,可是日本人霸道地表示,每棵树只赔偿1分钱。马忠骏针锋相对,如果1棵树1分钱,就得把小榆树也算上。因榆树的树苗数不胜数,日本人当然不愿如此赔偿,最后马忠骏打赢了官司。这也是他进行的一次“合法”的反日斗争。他于每年的正月初五,都把子女召集到一起,告诫他们:“不要忘了我们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绝不为日本人做事。他拒绝将女儿嫁给伪满大臣韩云阶,阻止儿子去日本宪兵队工作,还让其子女等到克山务农。

  三、崇尚民主、支持正义事业

  马忠骏不仅有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更以实际行动支持民主正义事业。抗战期间,他大力支持马占山、李杜、冯占海等东北军爱国将士抗日斗争,秘密捐款并掩护抗日人员活动。哈尔滨解放前夕,当李兆麟将军不幸被国民党特务杀害时,他挺身而出,联名为其治丧和送葬。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支持4个子女先后参加了解放军和志愿军。

  哈尔滨解放后,我们党对马忠骏先生采取的是保护政策。在“土地改革”运动开始时,马忠骏因自己曾是旧中国的官吏并拥有大量土地而顾虑重重。中共哈尔滨市委根据实际情况和党的政策,征得中共中央东北局李富春、陈云同志的同意,作出决定:把他的成份定为实业家而加以保护。对“马家花园”,时任哈尔滨市长的刘成栋(即后任东北农学院第一任院长的刘达)签发了“军民人等不得擅自损毁或占用”的证明书加以保护。党的政策,使马忠骏先生十分感激。全国解放后,为支持东北的文化建设,他把自己珍藏数十年的古籍、文物献给了筹建中的东北图书馆。1956年5月,马忠骏当选为哈尔滨市政协委员。1957年6月1日,他因病逝世于哈尔滨,安葬于遁园生圹。

  经过几十年的风雨,1999年1月10日,遁园被政府批准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哈尔滨市档案局  书   元

摘录自2017年第4期《黑龙江档案》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纪检监察组监督举报电话:0451-88628276 电子邮箱:sjwzsbbjjz@163.com

网站标识码:2300000056 | 黑ICP备14006409号 |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386号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档案局 技术支持:东北网络台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