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档案中的传牌
作者:档案馆编辑 2021-09-13 10:51:02 来源:

      传牌是清代文武衙门下行文书之一。它是以由驿传递方式,传知经过各州县驿站官民人等所应遵守、应禁止的事项,从起点传至终点,再行缴回官署。黑龙江省档案馆馆藏一份清代同治十三年(1874年)宁夏将军穆图善自甘肃泾州大营发出的遣撤吉林、黑龙江马队官兵回旗的传牌,是研究清政府调遣吉林、黑龙江八旗军赴西北“平乱”的重要参考资料。

 1-12-1_副本.jpg

      黑龙江省档案馆馆藏的同治十三年(1874年)传牌,高55厘米,宽52.5厘米,四周边框内印有火焰花纹,上部印有“传牌”字样,“传”与“牌”之间印有一个似为麒麟的动物图案,均为蓝色。传牌正文为墨笔书写,说明了遣撤回旗吉、黑两队官兵的人数若干,沿途经过州县需要供应车辆若干等项内容,要求沿途经过州县照数备办,照例供应,以利遄行。结尾用朱笔手书“传”字,另起一行是“由驿传递”字样,再起一行是“右牌仰沿途经过各州县一体准此”,然后是“同治十三年七月二十五日自甘肃泾州(今甘肃泾川北)大营发”及“宁夏将军”字样,在宁夏将军后面用朱笔写上“行”。廿五日的“廿五”二字也用朱笔写上。在“为”、“传牌”等字上也用朱笔进行了标注。“标朱”是清代下行文的主要标志之一,它显示了发文者的权威,同时也起着强调及防伪的作用。在时间落款处钤有满汉文长方形“镇守宁夏等处将军之官防”的红色大印,其印文汉文为篆体,满文为本字,满文居左,汉文居右。

      正文全文:“钦命镇守甘肃宁夏等处地方将军云骑尉世职西林巴图鲁穆为传知事。照得本将军奏明奉旨遣撤吉林、黑龙江马队官兵。内吉林官拾壹员、兵叁拾肆名。黑龙江官肆员,兵肆拾伍名,并奏派伯都讷副都统双管带吉林官兵回旗,记名副都统穆管带黑龙江官兵回旗。其黑龙江官兵定于七月二十七日由泾起程,吉林官兵于二十九日起程。黑龙江官肆员,每员需车壹辆,兵肆拾伍名,每兵肆名需车一辆,共车拾陆辆。吉林官拾壹员,每员需车壹辆,兵叁拾肆名,每兵肆名需车一辆,并双副都统壹员,需车贰辆,共车贰拾贰辆。统共需车叁拾捌辆,应饬沿途经过州县照数备办,俟该官兵到境刻即换付,并照例供应,以利遄行,合行遣牌传知。为此牌仰各该州县一体遵照办理,毋违切切。须牌。”

      清朝统一全国后,为了巩固封建政权,维护统治秩序,先后调遣大批八旗兵驻防全国各地。八旗兵由皇帝直接指挥,其中负责保卫宫廷和京师的称为禁营八旗,驻守全国各军事重镇、交通要道和边防要塞的称为驻防八旗。宁夏地处边塞,古称朔方,历来为“北固关隘”,因此,宁夏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而被清朝统治者定为八旗驻防所在地之一。按规定,八旗兵驻防3年后,即调回原籍,另派八旗兵来接防。但到了乾隆年间,则经常不能按时换防,甚至拖延四五年之久,到后来则演变成不定期,再后来干脆规定协领(正三品官)以下全体满营官兵长期定居当地,不再换防。八旗驻防宁夏,主要任务是攘外、安内兼带屯垦。驻防官兵主要来自黑、吉、辽东北三省以及北京。宁夏八旗驻防军,在清代前期开拓疆土、保卫边疆安宁、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中,与宁夏广大汉族等各族人民携手并肩,做出了应有的历史贡献。随着大清王朝的灭亡,驻防八旗也消失在了滚滚的历史洪流之中。

      宁夏驻防八旗的最高长官是宁夏将军,为一品(武职)大员。宁夏将军一职前后存在219年,更换数十任。这张传牌的签发者为宁夏将军穆图善。穆图善(?—1887年),字春岩,索伦那哈塔氏,隶齐齐哈尔镶黄旗。是一位从黑龙江走出的清代著名将军。初以骁骑校迁参领,后随军在直、鲁、晋、豫、皖进攻太平军和捻军,迭克城隘,赐号西林巴图鲁。同治元年(1862年),太平军陈得才部联合捻军张洛行等部共20万人分3路攻陕西。穆图善随钦差、督办陕西军务多隆阿入陕,在紫荆关击败陈得才部,擢为西安右翼副都统。同治三年(1864年),多隆阿于临终前疏荐穆图善,命署钦差大臣,擢荆州将军,旋命帮办都兴阿军,同攻宁夏,因而任宁夏将军,后又代都兴阿督办甘肃军务,移师甘肃,进攻西北回民起义军。同治五年(1866年)署理陕甘总督。同治八年(1869年)卸署督之任,仍驻兰州。光绪元年(1875年),穆图善调署吉林将军。翌年擢察哈尔都统,光绪五年(1879年)出任福州将军。参左宗棠军事,击败法军于长门。光绪十一年(1885年),再充钦差大臣,会办东三省练兵事务,在三省分别组建了练军盛字营、吉字营与齐字营,次年卒。穆图善戎马一生,为维护国家安定,奋勇效力,转战四方,战功卓著。

      乾隆即位后,宁夏八旗官兵改固定驻防,那么这张传牌中又为何遣撤吉、黑官兵回旗呢?这与清廷战时征调军队密不可分。清代,东北是清朝的“龙兴之地”,东北八旗多是昔日的“打牲部落”,他们长于骑射,十分骁勇善战,是清廷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有清一代(注:指整个清朝),内忧外患、御敌平乱,几乎都调东北八旗官兵,其足迹遍及全国。同治年间,社会动荡,战争频仍,太平天国、捻军、苗民、回民等多次农民起义,给清政府以沉重打击,清政府遂频繁征调东三省旗兵。据统计,从1696年至1894年,清政府在黑龙江地区就抽调兵员69次,从而使之成为清政府的兵员基地。在《黑龙江志稿·武备志》中,详细记载道:同治元年(1862年),扬州、陕甘、豫省、荆楚等地不靖,调黑龙江马、步队1500余名赴各地助剿。1862年(同治元年)春,太平军一部进入陕西,回族人民纷起响应,接着甘肃、新疆各地回民联合当地汉、东乡、撒拉、保安、土、维吾尔等族人民也相继起义,数年间抗清烽火几乎遍及西北全境,参加人数达六、七十万。直至同治十二年(1873年),坚持十二年之久的西北回民起义全部失败。由此推断,传牌中被遣撤回旗的吉、黑官兵,极有可能是清政府为了镇压西北回民起义而征调的。在长期的征调中,这些官兵伤亡极大,凡出征人员:“其生不一二,不死于锋镝战争之场,即死于溽暑厉疫瘴烟之地”。据该传牌记载,此次遣撤回旗的吉、黑官兵共有84名,随着战事的结束,这些幸存的官兵终于踏上了回乡之路。然而,又有多少官兵战死沙场,尸骨埋在了异乡。有清一代,清政府频繁征调东三省旗兵,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是造成了东北地区军力锐减,当地八旗驻军大幅减员,为沙俄后来的乘虚而入埋下了隐患。

      我国是世界上邮政起源最早、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早在2000多年前的周朝就设有邮驿传递政府公文和军报。唐代诗人杜牧曾作过“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诗歌。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歌,讽刺唐玄宗为了爱吃鲜荔枝的杨贵妃,动用国家驿站运输系统,不惜国家财政的血本,从南方运送荔枝到长安。

      清代集历代邮驿之大成,制度完备,管理严密,网路纵横。其驿站任务有二:“以供差,以驰报”。所谓供差,即官役因公差,陆路给马,水路给船,以供乘坐使用;不用马者,照应得马数,每马折夫3名发给出差官役。所谓驰报,即驿递公文事项。驿站每天不分昼夜备快马多匹,供信使换乘。在清代题材的电视剧里,人们时常能看见那些手持文书,骑在马上,在驿站间狂喊飞驰的传递人,这就是信使。清末,“裁驿归邮”,驿政废止。这张传牌反映了清代驿站供差的情况,84人的队伍统共需沿途驿站备车38辆,可见驿站任务之繁重。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一纸传牌,是清代历史的缩影与见证,透视了清代许多重大历史事件,为研究清代历史以及清代公文传递等制度,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收藏价值。

      注:此文摘自《龙档珍存》一书,文章原名《同治年间的传牌》。

 戴丽艳供稿


 

 












网站标识码:2300000056 | 黑ICP备14006409号 |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386号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档案馆 技术支持:东北网络台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48号 电话:0451--87701820